澳门葡京赌场:思念你的人还在远方等你

2016-12-06 12:37 苍穹网    参与评论768人   

     零零散散,是几枚枫的红,牵动了我想象沉思的梦,梦,很深,隔着几世的山水兼程,在这个秋里,凝落成我掌心的一瓣阳光,升腾出清清浅浅的暖。

     这样的天,风,很柔,阳光,很暖。我守着光阴,用一滴墨在吟唱,吟唱,是秋日里的私语,牵着回忆在飞旋,旋转出一缕笑,静静落在我的颊边。或者,还有一些轻轻的叹息,不说淡淡相思染双眉,因,我没有思念,只是,在念一首诗,静静的,在文字里行走,像是,被遗弃在风烟里的一枚尘,卑微而渺小。风,嫣然成笑,我,寂静言语。我用一支笔,浅踱蒹葭水岸,在墨香里,划出一笔又一笔的蝶影翩翩。

     幽思轻轻缓缓,一些言语还是在我的心里反复拨动。如此,是枫红的暖,还是烟雨的柔,让我此生,在文字里,喋喋不休?

     秋,就这么深了,枫,就这么红了。恋枫,该是一种情结吧,是不是如此,我便爱上了秋,秋的静,与时光相和,便是一缕诗意,且行且吟,无需刻意追逐,内心,已是安稳知足。

     还是喜欢,在寂静时,任由思绪肆意去飞,飞出一场梦,在脑海里铺展,清醒时,再收拢。一个人,独自躲在小小的空间里,带着浅淡的欢与乐,在时光脚下徜徉,又徜徉。

     总想问,在水乡之中采荷女子可会恋枫,会不会在烟雨之中,为着那一抹红,恋出一首清词的婉约柔情?或者,她只是恋着水,在水湄之间,用甜美的嗓音,唱出前世,今世,或者哪一世的羁绊?那么,枫呢?枫的记忆,又该回荡在何处?是塞北的大漠孤烟里,还是江南的烟雨长巷中?我不懂,为何总会执迷于三世的轮回,却又始终相信,每个人都会经历三世宿命的更迭变换,你的前世,快意江湖,仗剑天涯,我的今生,烟雨红尘,诗词为家。

     一语婉约,轻轻吟叹。一叶秋枫,寄语几许惆怅?半卷烟雨,染醉情思几何?风化了的柔情,轻漾出一些执着,在我的静默不语里,跌宕,是过于深,还是太过浅?

     寻着寂静,望枫,在清秋里,舞出一道柔肠百结,在几缕风的清凉中,用浓浓的思绪,勾画出一幅又一幅苍茫又寂寥的情景,红叶满地的凉秋,白衣胜雪的女子,婉转的歌,凄清的笛,萧条的景,惆怅的人。那个身影,是依偎在宋词里沉思的女子,还是静坐在清词里怅惘的佳人?

     用一缕秋思,与枫红依偎,是哪一枚枫的红,又染醉了你的眼?用一些言语,与深秋诉说,是哪一笔缭乱的思绪,又扯出了你的泪?都说,离人心上秋,我不是离人,心里却早已住上了一片秋。深望,是那样寂静的红,让我忍不住眼底泛起了湿意,浓烈的秋,竟像是咸涩的海水,让我有些心绪不安,莫要怨我太过善感多愁,我尚且只是一个爱遐思的女子。

     这样的秋,有些冷。前几日听闻,老家已下了雪,心里才惊觉,秋的冷,又被拔高了,竟是硬生生拉出了一场雪,那样的冷,那样的寒,不是该属于冬吗?我无意心生埋怨,只是不忍秋过早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