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升体育:婚姻绝对不是人生最大的选择

2016-12-06 13:20 苍穹网    参与评论628人   

     近日参加了一场婚宴,虽称不上是世纪婚礼,但宴席设在五星级酒店,席开六十桌,也可说是豪华盛大了,因双方背景都很显赫,与会嘉宾可谓冠盖云集,上台致词的就有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及媒体闻人赵少康,其他文化圈、演艺圈及军系大老均没缺席,整场婚宴也办得唯美浪漫,席间有乐团伴奏、歌者吟唱,还有数个特大荧幕播放着之前在教堂举行的婚礼,及两位新人自幼及成长的生活照,乃至相识后的亲密合影,在罗曼蒂克的情歌催化下,还真令人动容,我虽不至于像邻座的友人泫然涕泣,但不禁也勾起了久藏心底属于年轻女孩对婚姻的一些想望。

     大概很少有女性朋友能幸免于婚纱的诱惑吧!尤其是年纪愈轻对婚姻愈怀着憧憬,婚纱便成了一种象征,小女孩对婚姻是不太有概念的,但一样热衷于那雪白的蓬蓬裙,以及覆在脸上的头纱,约莫是觉得和童话故事中的公主一般梦幻吧!我就记得孩提时,哪家大姊姊出嫁,所有的小萝卜头,尤其是女性小萝卜头,一定是蜂拥而至挤在人家门口,为了亲睹新娘子等再久都愿意,每当新娘子出现时,小女生们都恨不得涌上前去摸摸那白纱裙襬,想象中它该如云似雾般梦幻。

     是六七岁时,被姊姊及几位大一些的女孩打扮成新娘模样,头顶着丝巾,身着邻居妈妈的衬裙,那种尼龙料有蕾丝花边的衬裙,手捧着一束路边摘来的野花,被一群人簇拥着绕了村子一圈,友伴们齐声哼着结婚进行曲,我顶认真的一步一步望前走,还真以为自己是个新嫁娘,丝毫未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 有人说白纱一生只能穿一次,我的配额约莫就在那场家家酒的婚礼上用尽了,以致于这生再没披过白纱,但也没太大的遗憾。少女时期,谈过几场恋爱,对婚姻当然有过期待,但似乎中国传统的凤冠霞披更吸引我,想象中,红烛掩映,如俪人般坐在红帐下,等着自己的良人揭开头巾的忐忑与羞赧,那才是我所期望的婚嫁呀!

     那段时间为一段看不到未来的感情纠葛了数年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如待嫁女子,静静在自己的闺房绣花、剪纸、打中国结,身边有人结婚,便孜孜的为他们裁剪大红双喜,或用喜红丝绦结一对系着铜钱的吊饰,送上我殷殷的祝念,然为人作嫁衣的心思好不暗然。

     最后一次剪纸结绦竟是为自己恋了多年的对象做的,是的,他的婚礼我全程参与,只是新娘不是我,我好似自虐的从他们合八字选日子,乃至新家布置、婚宴筹办都被拉着一同参与,没办法新娘是我的闺密。婚礼那天我一身红旗袍,从公证到喜宴,像伴娘似的陪在他们身侧,浑浑噩噩一天竟也撑过来了,席间因帮他们挡了一些酒,回家的路上,微醺的身影在路灯下有些恍惚,唯那高跟鞋敲击着路面的清脆跫音,提醒着我:“就这样了。”若果我这生该有场大红喜气的传统婚礼,那么也该在这一天耗尽了。

     尔后,我对婚礼不再有甚么想望,非必要也不太出席朋友的婚宴,掐指算算这生参加过的婚礼真的是一双手伸出来都数不满,但我仍会出“我的婚礼”这样的题目让学生写,若不是怕家长抗议,我真的也很想让孩子们写写自己的丧礼,毕竟婚丧是人生大事,从如何置办是很可以看出个性的。

     孩子们对自己的婚礼倒是充满了想象,有的想包下一整个乐园,让亲朋好友和自己乐玩一整天,也有冒险意味浓厚的,选择了登山、潜水、热气球,甚至高空弹跳的方式庆祝这特别的日子,以上当然都是男孩玩的把戏,至于女孩呢?多半选择庄严的教堂或浪漫的海岛,而白色婚纱是她们一致性的选择,像我衷情的喜红传统婚嫁则是颇符合时代潮流的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 在细节方面,男女互送的礼可重可轻,有些女方家长看不开,要求过多,或原说好不收聘金的,却临时收拢了去,还有要求非得要在怎样的餐厅、席开多少桌的才满意,一场婚嫁办下来,两边反目成仇,亲家顿时成仇家,即便当时不翻脸,但女儿嫁过去要如何与婆家相处呢?幸好现在婚姻大事多由年轻人自己作主,为人父母的乐得到时候打扮得光鲜体面负责出席亮相即可,只有傻瓜才会在那儿说三道四的,届时若把婚事搞砸了,年轻人更理直气壮的不结婚了,那才真让人头疼。